【全職】【喻葉】一根菸引發的事件01

 

 

  喻文州在完成今日戰隊的訓練後,婉拒了來自隊友的宵夜邀請。

  「隊長你為什麼不去難不成今天的宵夜地點你不喜歡那沒關係你說說你想吃什麼我們配合度很高吃什麼都沒有關係。」

  果不其然,喻文州一拒絕,黃少天便開始滔滔不絕的遊說起自家隊長。

  「我只是有點累,所以想先回房休息。」喻文州微微笑著說。

  「這不科學今天和昨天的訓練不都一個樣但是隊長你昨天明明就和我們去吃宵夜為什麼今天不就去啊啊是不是葉不修那傢伙又指使隊長你做什麼事情可惡我要和他PKPKPKPKPK!」黃少天忿忿地說。

  雖然已經習慣了,但有的時候喻文州仍然會佩服黃少天驚人的肺活量,說這麼一大串話都不需要標點符號不需要停下來喘口氣──他都替黃少天感到喘不過氣。

  「並不是,真的只是想回房間休息。」喻文州仍然是笑笑的回答。

  黃少天還要再抱怨什麼,一旁的鄭暄眼明手快的拉住黃少天並摀住他的嘴巴。

  「哈哈,隊長那你早點休息,我們就自己去吃宵夜了。」鄭軒就這樣拖著不甘不願的黃少天和其他隊員一起離開了。

 

  原先還熱鬧著的訓練室,就剩下喻文州一個人。

  喻文州也知道要是自己在場的話,他們也會比較拘謹一點,可能也沒辦法吃得很盡興,雖然他並不覺得自己特別嚴肅(至少和霸圖的韓文清比起來,喻文州心想),只是大家還是在他面對特別放不開。

  喻文州收拾了一些文件和錄像,打算待會回房間用電腦在睡前再看一下,然後在看到一本被某人強制放在桌上的筆記本,喻文州摸著筆記本的封面,忍不住微微嘆了一口氣,在把那本筆記本放入帶回去的資料當中,正當他準備要離開的時候,訓練室的門又被打開了,從門的後面盧瀚文偷偷探出頭來。

  看著小心翼翼像是在做什麼壞事的盧瀚文,喻文州笑笑的湊近問道:「瀚文你有什麼東西沒拿嗎?」

  「唔,黃少要我過來問要不要幫隊長帶一些吃的回來。」喻文州看著說話的年輕孩子,他敏感的感覺到,盧瀚文好像還想再跟他說什麼,但似乎卻又煩惱著該如何說出口。

  「跟少天說不用了,感謝他的好意。」看著欲言又止的盧瀚文,喻文州微微笑著問了:「瀚文是有想跟我說什麼嗎?」

  盧瀚文遲疑了一下,眼神中似乎帶著一些不確定,不過在喻文州鼓勵的眼神之下,盧瀚文還是說出口了。

  「剛剛……我好像在俱樂部大門口附近,看到……葉修前輩。」不過在說完之後,盧瀚文又飛快的補了一句:「不過不太確定,只是看起來有點像。」

  至於是哪裡像,盧瀚文總不能說看到那個人抽菸的樣子很像是葉修吧?這樣的話就好像他把葉修抽菸的樣子牢牢記在心中的樣子,這麼丟臉的理由他才說不出來。

  喻文州在聽到盧瀚文說的話之後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盧瀚文是要跟他說這種事,他以為是盧瀚文在訓練的時候被黃紹天打敗太多次,受到刺激所以私底下要偷偷來請益──結果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是說,你在我們俱樂部的門口看到很像葉修的人嗎?」喻文州有些不確定的又重複了一次剛剛盧瀚文所說的話。

  「嗯。」盧瀚文乖巧的點點頭,但隨即又搖搖頭說:「不過不太確定,只是長得像。」

  「哦,我知道了。」喻文州的反應非常平靜,不過比起盧瀚文所說的話,他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那為什麼瀚文你要特地過來跟我說呢?」

 

  盧瀚文明顯被喻文州的問題給問倒了,說實在的他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要來和隊長說這件事情,只是在看到那個疑似葉修的人站在俱樂部門口附近的陰暗角落時,盧瀚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喻文州,所以沒和別的隊友多說什麼,只是說了句有東西忘在訓練室沒拿又折了回來,然後和喻文州說了這件事。

  雖然沒有人特別跟他說,但其實敏感的他早就發現了自家隊長和葉修之間不尋常的關係--其實是他不小心在俱樂部附近的附近的附近,看到了喻文州輕吻葉修臉頰的畫面。

 

  他永遠記得,當他看到那個畫面時,立刻悄悄的後退了三大步,在確定自己逃跑也不會被吻得忘我的那兩個人發現之後,盧瀚文立即狂奔回到自己的房間,用棉被蒙著自己,然後在棉被裡頭大叫在床上滾來滾去。隔天他帶著熊貓眼來到訓練室,然後一點也不意外的被黃少天等人在訓練中狠狠削了一頓,然後在隊友們疑惑的眼神下一臉垂頭喪氣地離開訓練室,藍雨的眾人都在想自家最活潑最樂觀最積極的小朋友到底是怎麼了。

  到餐廳吃晚餐的時候,盧瀚文默默端著餐廳阿姨特別推薦的奶油蕈菇義大利麵和玉米濃湯來到角落單獨吃著飯,正食不知味的邊想著昨天看到的衝擊畫面邊捲著義大利麵時,對面座位的椅子被拉開,然後喻文州坐了下來,微微笑著對他說:「瀚文,你今天的狀況很不好喔!發生什麼事了嗎?要不要和我談一談?」

  那瞬間,盧瀚文只想像黃少天那樣大聲的說句:「談你妹啊!你就是讓我困擾的主角之一啊!」

 

  他急需一個蘆葦洞說出那個秘密。

  --當然,關於這個秘密,他到目前為止還是沒有跟其他人說過,就算跟他感情很好的劉小別他也沒說。

  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總覺得這件事最好不要當作八卦和別人亂說,感覺只要他亂說了,在榮耀的路上他大概會走得很艱難──少年的直覺總是蠻準的,他必須得記得他看到的是榮耀圈裡著名的『四大戰術大師』之二。

 

  在盧瀚文支支吾吾地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喻文州笑笑的沒再追問下去,就讓盧瀚文離開加入其他隊友們的宵夜團了,而他則是在訓練室裡又待了幾分鐘後,將之前本來要帶走研究的文件和錄像放下,只帶了那本筆記本離開了訓練室。

 

2014-04-30全職喻葉
热度-36

评论

热度(36)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