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喻葉】一根菸引發的事件05(完)

  在蘇沐澄的期待之下,葉修迅速的訂了機票向陳果請了假,拎著行李就來到喻文州所在的城市,不過因為沒事先跟喻文州說要來,葉修只好在藍雨俱樂部門口徘徊,因為藍雨的警衛也認識他,他也不敢離門口太近,還正在想要怎麼跟喻文州他來了,結果喻文州就出現在他面前了,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被藍雨的小劍客給發現行蹤的。

  「怎麼,哥都這樣委曲求全的過來了,不給哥一點獎勵嗎?」但葉修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看得出哪裡委屈,而且從一開始就妥妥的被喻文州給服侍的好好,跟個大爺沒什麼兩樣,不管是幫忙拿行李,還是葉修一喊餓喻文州就準備消夜給他吃,更別提吃完消夜後的碗盤清洗,完全都是喻文州一手包辦。

  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委屈的人應該是喻文州吧?但是,喻文州本人當然不會覺得這是委屈,他自然覺得幫葉修做任何事都是理所當然的。

  「怎麼不說你是太想我了,所以才過來的。」喻文州笑笑的表示,然後就被葉修以嘲諷的表情給攻擊了。

  「唷,文州你這跟誰學的,臉皮厚得很。」葉修搖搖頭一臉『這孩子學壞了』的惋惜表情,「這年頭的年輕人好的不學,盡學些壞的,是不是黃話嘮帶壞你的。」

  「不就是跟你學的的嗎?『前輩』。」喻文州又再次強調了最後兩個字,「但既然都談到獎勵了,你想要什麼獎勵呢?抽菸可是別想,既然都要戒了,可要好好付諸實行。」

  「獎勵這事不得看你良心嗎?怎麼是問我。」葉修大爺懶懶地又從口袋裡抽出一根香菸棒棒糖,估計是煙癮來了拿來擋一擋。「而且哥說戒了就是戒了,什麼時候你看過哥說話不算話。」

  (常常……)這句話,喻文州可只敢在心裡想想,沒說出來。

  「……那麼,前輩在之前跟我說的,如果我忍得住兩個禮拜不主動跟前輩聯絡的話,就給我獎勵的事情還算數嗎?」喻文州突然轉向另一個話題,可讓葉修愣住了,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從要獎勵的變成被要獎勵的,話題轉變太大一時跟不上。

  「什麼時候哥說過這種話了,哥的記憶力的可好了,不記得的話肯定是沒說過。」葉修仔細回想,卻不記得自己說過這種話。

  「上個月,某天在床上的時候。」喻文州突然低下身去,將葉修壓制在沙發上,然後在葉修耳邊說:「你說我每個禮拜都打兩三通電話給你,實在是太過高調了,要是我可以兩個禮拜不主動聯絡你的話,代表我不是欲求不滿太想你。」

  喻文州講出的話和吐出的氣息直接在葉修耳邊迴響著,讓葉修有好幾秒的時間閃了神,回過神來他又仔細地想了想喻文州所說的話,然後回想起說這些話的旖旎場景,讓一向無上限的某人難得也有些臉紅不自在,喻文州看見葉修有些發紅的耳尖不禁微微笑了。

  「說好的獎勵呢?前輩。」喻文州不依不饒的又重複了一次,整個身體壓在葉修身上,整個就是曖昧情景的前奏。

  不過葉修不愧是葉修,就算處在劣勢也可以掌控情勢,話鋒一轉又轉向自己本來想說的話。

  「所以你根本不是因為沐秋的關係在鬧彆扭嗎?」葉修問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不過在看到喻文州露出疑惑的眼神後就感覺有些頭痛,他完全就是被蘇沐澄給誤導了。

  「這和蘇沐秋又有什麼關係?」喻文州聽到葉修說的話愣了一下,完全不明白這兩者之前有什麼關聯。

  「嘖,哥這次實在是吃虧大了。」葉修先是嘟囔了一下,才向喻文州解釋:「沒什麼,沐澄以為你是因為我那天說的話而想到沐秋所以在跟我生氣。」葉修又重覆了一次他說給蘇沐澄的話,然後又把蘇沐澄教他的東西說了一次。

  喻文州低下頭去,葉修正想說他是怎麼了,然後喻文州就像是忍不住似的笑了出來。

  「所以你今天才這麼乖嗎?」喻文州看了看還在葉修手上的那根香菸棒棒糖,一個忍不住又笑了出來,葉修被他笑得無比鬱悶。

  「嘖,還哄人呢!你看起來像是需要哄的樣子嗎?」

  「當然需要啊,都兩個禮拜沒見面了,當然需要你哄哄我。」喻文州做出委曲求全的表情,讓原本鬱悶的葉修笑了出來。

  「就你這德行,讓你哄哥還差不多。」想想自己不僅主動過來求和,又聽了喻文州的話正在努力戒菸,葉修還是覺得自己實在是吃虧,「都是沐澄道聽塗說,果然連續劇看太多了,不好。」

  「呵呵,說不定她是為了你好,她可能以為我們吵架,想讓你趕快跟我和好。」喻文州笑笑的說,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喻文州從葉修身上起來,轉身往廚房走去。

  「……你是裝了監視器在興欣嗎?竟然連沐澄說的話都知道。」沒否認蘇沐澄確實跟他這麼說過,不過他也不是很在意,他可是一如既往的這樣無下限玩了十年榮耀,不能容忍他的人多的是呢!看喻文州在廚房裡一時半會沒出來,「做什麼呢?不是才剛吃飽吃洗完碗盤剛削好水果嗎?都已經這麼晚了還讓哥吃東西嗎?不養生不健康啊文州。」

  「剛剛我燉了雞湯,從王杰希介紹的中醫診所拿回來的配方。」從廚房傳來喻文州的聲音,原本他是燉好冷凍起來要帶去H市的,結果葉修自己來了,所以剛進家門的時候他就拿出來退冰,然後再放上瓦斯爐加熱,想說讓葉修在睡之前喝一碗暖暖胃,至於雞肉什麼的基於健康原理,當然說什麼也不會讓葉修在今天吃。

  「難怪哥剛剛就在想說什麼東西這麼香呢!優秀的家庭煮夫啊,文州。」葉修真心感嘆的說:「雖然大眼推薦的肯定差不了,只可惜哥真的不喜歡中藥味。」言下之意,就是他不吃。

  「特殊配方,絕對吃不出藥味。」喻文州又怎麼可能不知道葉修不喜歡中藥味,「不過雞肉的話得要明天吃,今天太晚了,睡覺前不太適合吃太多東西,免得不消化。」

  喻文州專業的把湯上面多餘的油給瀝掉,呈了一碗黃澄澄香噴噴的雞湯,端到葉修面前,葉修聞了一下然後撇撇嘴,確實是聞不到藥味,好像沒什麼可以嫌棄故意不吃的理由,但要是這麼乖的話可就不是葉修了。

  「唉,剛剛好像吃太飽了,可能湯喝不下了。」葉修裝模作樣地說,但其實他只是不想喝。

  喻文州也不著惱,轉身從廚房拿了一支湯匙,笑笑的對葉修說:「沒關係,反正也還蠻燙的,放涼一點,我待會餵你慢慢喝,在睡前喝完就是了。」

  兩個心髒的對決。

  最後,葉修還是在喻文州(強迫)的服侍下乖乖的把那碗雞湯給喝完了。

 

  「既然哥都這麼乖的把剛給喝完了,獎勵的事情不如一筆勾消如何?」葉修想要輕描淡寫地把喻文州剛剛說的事給抹平了,可喻文州又不是三歲小孩,怎麼可能會被葉修輕易呼嚨過去。

  「我想關於這件事情,我們可以在床上好好商討一下。」葉修反射性的想要用嘲諷話來反駁,不過在葉修還沒來得及開口之前,喻文州迅速的吻上葉修的唇堵住他的話語,逐漸加深那個吻,然後慢慢地往下吻、啃咬,又拉起葉修的手,輕輕咬了葉修那極其敏感的手指,葉修輕輕顫抖了一下。

  「……唔,這裡、可是沙發不是床……」葉修還想再說什麼,但下一秒鐘卻驚呼出聲,喻文州又輕咬了其他的手指──葉修難得痛恨起自己手指的末梢神經太過發達。

  「沒關係,我們可以先在沙發討論,然後再到床上商討,反正我們時間很多。」喻文州笑得讓葉修只覺得心髒,「就當作剛剛喝完雞湯的飯後運動。」

 

 

 

  總之,因為一根菸引起的事件,就在夜間美好的『飯後運動』圓滿落幕了。

  真心可喜可賀(欸##。

 

 

                                   《完》

 

 

如果有機會出本的話,會把這段『飯後運動』寫出來當作特典(?,請敬請期待(掩面)

 

 

 

 

 

2014-05-22全職喻葉
评论-2 热度-21

评论(2)

热度(21)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