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喻葉】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08

 

  喻文州低下頭在葉修肩膀處微微蹭了蹭,這難得撒嬌的情態讓葉修不禁笑了出來。

  「太貪心了,你以為哥是隨便陪睡的嗎?要點臉啊,文州大大。我的地主之誼已經在晚餐盡展了,再多也沒有了。」不過葉修倒沒真的要爬起來,就這樣躺在喻文州懷裡其實感覺也不錯──當然他絕對不會說出口的,他也還是要臉的。

  「呵呵。」喻文州也輕笑出來,「不過真的很晚了,前輩還是早點休息吧!」

  就算剛剛只是玩鬧,不過這時候說的倒真的是為葉修著想,本來夏休期就是為了讓一整年比賽下來的選手們有個緩衝的時間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所以他們很多人都是趁著這時候回家探望家人或是出去遊玩,像是喻文州以往也是這樣做的,只是今年比較特別先來這葉修這邊。

  「唔。」葉修看起來有些猶豫,一方面這個時間不是他預計的睡覺時間,剛剛也只是和樓冠寧說先休息一下晚些再繼續,但另一方面他覺得就這樣躺在喻文州身上感覺也很不錯,「好吧,看在你今天第一天來這裡,哥就破例陪你早睡吧!」

  決定之後,葉修就真的想要起身,打算洗漱一下關掉電腦就來睡覺,但還是被喻文州壓著起不來,「欸,讓哥起來啊,哥總得洗澡才能睡覺……嗯啊,文州你做什麼……」這是被突如其來的舔拭弄得驚呼出聲的葉修。

  喻文州突如其來又低下身在葉修的肩頸處舔拭留下曖昧的水痕,「其實……也不用洗吧?」

  感覺喻文州說的話別有深意,但葉修完全不想接下喻文州丟過來的話梗,首要是得先逃脫目前這個狀況,「說什麼傻話呢,當然得洗澡囉!哥可是很愛乾淨的人。」

  「是嗎?」喻文州的頭漸漸往下,從脖頸到鎖骨,啃咬出微紅的痕跡,手也有些不安份的探入葉修有些寬鬆的襯衫之下,摸著細嫩的肌膚,「我不是很介意呢……等等再洗也沒關係吧?」

  「可哥很介意……喂、等等?文州你的手是犯規吧?在摸哪呢……唔……搞偷襲啊你……」好像是被摸到敏感的地方,葉修忍不住發出聲音,反射性地往後縮了縮,反而給了喻文州攻城掠地的機會,越發將葉修壓制在床上。

  最後葉修還是非常非常晚才洗到澡──當然是喻文州抱著葉修進去的,之後又在浴室做了什麼,自然是後話,在這邊暫且不提。

 

※※※

 

  葉修揉了揉有些發酸發軟的腰,恨恨地看著始作俑者,始作俑者一派自然的端著一盤用奶油塊在平底鍋烤過的吐司走過來,桌上還有剛煎好的火腿和培根,甚至還有一盤鮮豔欲滴看起來十分美味的生菜沙拉。

  「吃滿漢全席啊?」葉修一臉懶懶地看著喻文州,喻文州遞給他一杯溫牛奶,「沒有咖啡嗎?」本來葉修就沒有早起的習慣,一大早就被喻文州給挖起來,明明昨天就是因為他的關係晚上又用盡了體力,正是需要補眠補體力的時候。

  「空胃喝咖啡不好,要喝的話晚點再泡給你喝。」喻文州看葉修好像一點也沒有想動筷子的念頭,「不喜歡西式早餐嗎?還是明天幫你準備中式早餐?」

  因為藍雨的人大部分都吃西式的早餐,昨天在填滿冰箱的時候也看了火腿和榖片,所以他也沒多想的就直接準備了,沒想到先問問葉修吃不吃.

  「沒,哥不挑食。」葉修搖搖頭,一臉無辜地看著喻文州,「這樣就很好了,平常沒在吃早餐的。」

  葉修從來沒參與過吃早餐什麼的,通常都是一覺到中午的他,總是吃著遲來的午餐(或是早午餐甚至是下午茶),然後一邊聽著陳果碎碎念,說什麼不營養、對身體不好之類的,陳果也試著在早上叫葉修起床,但在唐柔攤攤手、蘇沐澄放任之下,陳果最後也放棄了,以失敗收場。

  「早餐是很重要的,前輩總是要試著起來看看。」喻文州無奈地搖搖頭,「不然……吃完再睡也可以吧?」雖然這樣做好像也不是很正確。

  「別跟個大媽一樣啊文州。」葉修接過喻文州幫他做的土司夾火腿,「已經習慣了,大概沒辦法早起。」一向都是過著晝伏夜出的日子,這要他改實在是太過困難了。

  「那也沒辦法,以後有機會的話再說吧!」雖然喻文州是覺得有些惋惜,但也明白這個根深蒂固的習慣要改過來確實是困難的,需要持之以恆的努力和鞭策,喻文州知道就目前來說葉修大概是做不到。

  而葉修要過一陣子才能夠知道喻文州所說的『之後』是什麼意思。

 

2014-06-15全職喻葉
评论-2 热度-14

评论(2)

热度(14)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