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葉】那些年18

 

  

  『喀』的一聲,葉修抬起頭來看見周澤楷的湯匙掉在湯碗裡,而且還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他疑惑的問周澤楷:「怎麼了?」他臉上沾到飯粒了?不得不說,這家的粥真的好好吃,不知道H市有沒有分店。

  「……」周澤楷有些不知所措的重新拿起湯匙吃著粥,「沒事。」

  葉修歪了歪頭,然後也繼續吃著粥,但是卻沒發現坐在他對面的周澤楷,已經不是只盯著他的臉看而已,更多的時間是盯著葉修頸邊的那個微紅痕跡看。

  這沒發現就算了,這看見了就不得了了,因為周澤楷發現那個微紅的痕跡還不只是一處而已,而是連綿不斷的好幾處都有。

  在內心不斷尖叫吶喊的周澤楷表面平靜的繼續吃粥,但是腦海中不斷想著葉修頸邊的紅痕,在剛剛看到那個的時候,他忽然有些想起昨天的片段。

  他好像就靠在葉修膝蓋和他撒嬌,然後說了喜歡他,再來又大膽的吻了葉修,吻了又啃,啃了又繼續吻……然後……好像滾到了床上……再過來就記憶中斷了。

  到底他親了葉修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呢?看葉修這麼平靜的反應好像又什麼都沒發生,不過那頸邊的紅痕又紅得無法讓他忽略。

  思考正在閃神內心正在奔騰,周澤楷第一次覺得要是這時候江波濤在這邊就好了,甚至覺得這次要是江波濤也跟著來就好了,那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了吧?

  就這樣食不知味的吃完了粥,直到大家一起集合拍了難得的團體照,然後各自搭上回去的車子之後,周澤楷這才想起來,他還沒來得及問葉修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在車上,周澤楷狠狠用頭撞上一旁的車窗上。

 

 

  而在另一頭,坐在回H市的車上,葉修也同樣靠著車子車窗上閉目眼神。

  蘇沐橙坐在他前面,一直好奇的往後看,她早就看到了葉修頸上的紅痕,剛剛楚雲秀就興奮地拉著她一起在飯店前面腦補了很多情節,像是霸王硬上弓之類的東西,不過在看到周澤楷和葉修之間還算平靜的氣氛,又覺得她們好像想太多了。

  『那個總不會是蚊子咬的吧?』楚雲秀皺起好看的眉,『左看右看都不像是有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周隊的樣子還是看起來呆呆的,葉修也還是那副嘲諷臉。』

  『天曉得,我晚點問問好了。』蘇沐橙笑笑地說:『晚點告訴妳最新進度。』

  於是,從上車之後,蘇沐橙就一直盯著葉修看,從今天一大早就被人盯著看的葉修,終於睜開了眼睛,對上的是蘇沐橙閃亮亮的大眼睛。

  「怎麼了,哥太帥了所以讓妳一直盯著看嗎?」

  「是啊,你是很帥沒錯,不過我想問的是別的事情。」並沒有被葉修成功轉移話題的蘇沐橙笑笑地說。

  「哎呀,我總覺得你想問的.不會是什麼好事情。」葉修壯士斷腕的神情讓蘇沐橙又笑了出來。

  「不見得不是好事,就我來看算是好事吧?」蘇沐橙指了指被外套遮住但仔細看還是看得出來的微紅痕跡,「這個這個。」

  葉修以為是自己身上沾到什麼東西了,結果摸到了一個會微痛的地方,這才想起蘇沐橙所指的地方是哪裡,他把外套又拉了上去,遮住了蘇沐橙好奇盯著的地方。

  「這是欲蓋彌彰吧?」蘇沐橙歪了歪頭,「昨天周隊和你發生什麼了事嗎?」

  面對蘇沐橙直白的問題,葉修忍不住輕輕捏了蘇沐橙的臉,「沒發生什麼妳期待的事,在想什麼啊?」

  「啊?那個總不可能真的是蚊子咬吧?」蘇沐橙沒有掩飾失望的神情,「我還以為周隊對你做什麼了呢!」

  葉修無奈的看著蘇沐橙,然後非常平靜的回答:「是啊,是一隻『特大』的蚊子咬的,所以別再想了。」

  「那周隊喝醉酒是怎麼樣的?」既然這個問題落空了,蘇沐橙又問了別的問題,她其實蠻好奇這個問題的,因為最後周澤楷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是太正常(導致王杰希判斷錯誤)也太不正常(因為比平常還多說了很多字),「跟黃少天一樣愛說話?」她聽說昨天晚上黃少天一直在說話,難怪喻文州今天臉色看起來不好,真是辛苦與酒醉的黃少天同間房的他。

  「……」葉修仔細想了想該怎麼形容,「大概是……愛撒嬌?」昨天那樣簡直就跟大狗趴在主人身上撒嬌求關愛的時候一樣,說實在的,葉修覺得那樣的周澤楷還挺可愛的。

  「真的啊?」蘇沐橙覺得那個畫面還真是難以想像,有名的榮耀第一臉撒嬌的模樣耶,名畫面吧!真想親眼目睹。「所以周隊對你撒嬌了?」

  「是啊,還好是撒嬌,小時候妳不也常和哥撒嬌嗎?葉秋也是,所以哥都習慣了。要是像黃少天一樣聒噪說一整個晚上話的話,那哥豈不被煩死,而且和周澤楷的畫風不太搭吧!哈。」有了黃少天做對比,葉修覺得昨天周澤楷那樣的舉動也還可以忍受,除了最後……

  想到最後周澤楷做的事情,就算是葉修也忍不住面上發紅,蘇沐橙看著突然臉紅的葉修,歪了歪頭,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也跟著微勾起唇角。

  「撒嬌啊?我還記得只要我一撒嬌,你和哥哥就心軟的什麼都答應我了,就算我提出的是不可能的要求。」蘇沐橙狡黠的笑著說:「所以你真的沒有心軟的什麼都答應周隊的要求嗎?」

  「……」葉修真心覺得蘇沐橙一定是被楚雲秀給帶歪,以前蘇沐橙哪會這麼找他話的漏洞,而且思想多純潔,最後他只好咳了咳回答說:「妳在說什麼呢?真的,什麼都沒發生。」

  她才不相信周澤楷和葉修什麼都沒有發生,就算周澤楷真的是向葉修撒嬌,那麼也一定有發生其他的事情,不然今天周澤楷為什麼一臉做錯事的樣子,而且葉修的頸邊又多出了『蚊子咬』的紅痕呢?蚊子咬怎麼可能會咬整片啊?那個根本就是活生生的吻痕!

  看了看又閉上眼睛想要逃避蘇沐橙閃亮亮眼神的葉修,蘇沐橙心裡也不急。

  呵呵,既然葉修這樣問不出什麼,那麼晚一點的時候從周澤楷那邊下手也是可以,周澤楷那邊應該比較好套話吧?

 

 

评论

热度(32)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