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周葉】那些年20

 

  感情這種東西必須是雙向的,如果只是單向的付出那就會無法保持平衡,總有一天會崩塌的,就像當年周澤楷和葉修短暫的交往一樣,當時是周澤楷單方面的付出感情,葉修則是被動的接受,導致最後的分手。

  戀愛這種事,到現在葉修還是無法明白到底該是怎樣的,就算這些年陪著蘇沐橙看過大大小小的愛情連續劇,但是葉修卻還是不明白,到底,什麼是愛。

  但是葉修只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確實不討厭周澤楷。

  在那天晚上,周澤楷確實把他推到了床上,對他又啃又咬的,葉修一時不察也沒有防備,還被他給脫了衣服,差點連褲子都給脫下了(這時候葉修才驚覺槍王大大的敏捷技能不只遊戲中完全點滿,就連現實大概也點滿了),所以除了衣服會露出的頸邊之外,其實他身上還很多周澤楷留下的痕跡,他事後在洗澡的時候看到都忍不住臉紅──當然這點他完全沒告訴任何人,這太恥了,身為前輩竟然被後輩給推倒,這說出去太丟臉了。

  而之所以知道自己並不討厭周澤楷,是因為當天晚上周澤楷的舉動並沒有讓他覺得反感,而且還正好相反,他其實也是有感覺的,對於周澤楷的舉動。如果周澤楷不是半途中因為酒醉睡著的話,也許半推半就中,葉修就讓周澤楷給得手了,那麼今天周澤楷擔憂的事情還有蘇沐橙期待的事情,大概就會變成真的。

  葉修想起當時的狀況還忍不住笑了,當他發現在他身上肆虐的兇手突然趴在他胸口不動的時候,他還沒搞清楚狀況,結果發現周澤楷竟然是睡著了,而且還甜甜的蹭著他的時候,葉修有種慶幸又覺得有點可惜的感覺。

  看著葉修不曉得想到什麼而笑的樣子,蘇沐橙也跟著笑了,她想大概在不久的之後,周澤楷就再也不會煩惱了吧?──前提是,如果周澤楷能夠主動自己找上門的話,估計葉修是不會主動的,關於這點,大概得好好的安排一下。

  蘇沐橙想了想,覺得關於這件事大概需要她和江波濤當一下這段愛情的邱比特了

  「喂喂?我是蘇沐橙。」

 

  夏休期的時間很快就要過去了,就在大家(其實只有蘇沐橙和葉修兩個人)都快要忘記一個月前發生的事的時候,令人意外的人就在這時候出現在興欣網吧外頭。

  網吧的小妹在認出來的人是誰之後(事實上有點困難,帶了帽子又帶著眼鏡,很難認出),就急急忙忙地去找了陳果,陳果聽到她說的話呆愣了一下,也匆忙走到了網吧門口,在確認了來人之後,就又匆匆忙忙地把那個人給拉進了網吧,迅速的直接帶上去到會客室裡。

  開玩笑,要是再慢一步讓樓下網吧的其他人認出來的人是誰那還得了,這可是會引起巨大桑動的,畢竟,那個人可是周澤楷。

  把人給帶上去之後,陳果又下樓跟網吧小妹下了封口令,她笑呵呵的說好,然後又興沖沖的跟陳果說:「不過,老闆,待會可以幫我要幾張簽名嗎?」

  「……我怎麼不知道妳迷周澤楷?」她興欣的地盤竟然有周神粉!

  「我是還好啦,身為興欣的人,我當然是支持葉神的,不過……周澤楷的簽名板在網路上可是熱銷物品呢!可以賣到好價錢。」網吧小妹一臉神往的說:「我最近剛好想買一個包包,我想賣掉簽名板後應該就買得起了。」

  「就一張,再多也沒有了。」陳果一臉黑線,她興欣的人竟然還要靠賣輪迴周澤楷簽名板買包包,這實在太沒有格調了。

 

  在走回樓上會客室的時候,陳果不禁又思考起這個問題,那位大神,到底是為什麼而來的?她並沒有聽說葉修和周澤楷有特別的交情,如果說今天來的人是喻文州、黃少天或是韓文清等人的話,她還不覺得奇怪,但是那是周澤楷耶,榮耀最單純的人來找榮耀最嘲諷的人,這個畫風怎麼看怎麼不對。

  陳果在想了很久還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她赫然想到他除了把人給帶上去會客室外,她最應該做的一件事情都還沒做。

  「啊啊,我忘記應該要跟葉修他們說了。」然後又匆匆忙忙的走向葉修他們所在的練習室。

 

  ──話說,就這樣把客人一個人留在會客室裡真的行嗎?陳果老闆大大。

 

  而被陳果緊急帶到會客室的周澤楷,本來正呆呆地坐在沙發上面,結果瞧見一旁放在桌上的照片,就忍不住站起身來看照片。

  那大概是興欣不曉得誰拍的,有可能是陳果,因為這些照片不乏有比賽的照片或是團體照,除了陳果之外其他人幾乎都上照片了,當然包括葉修,照片裡的葉修沒什麼表情,甚至有一張看起來有點不甘不願的,然後他想起來葉修從出道以來就很少有照片外流,周澤楷心想大概葉修本來就不喜歡照相吧!周澤楷忍不住微笑。

  其實他今天會來也完全是個意外,自從那一天之後,因為一直想著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就有些恍神,雖然並不影響比賽的練習(槍王大大實力依舊),但是在生活上卻不停發生大大小小的失誤,比如說常常發呆忘記飯點(江波濤只好再拜託廚房阿姨準備吃的,不然就是得到外面買外食),或是走著走著就不小心跌倒(還好周澤楷反應迅速都沒傷到臉,不然這榮耀第一臉就要換人了),雖然這些舉動讓周澤楷的粉絲看到都只是驚呼:男神我的愛好萌就算跌倒也還是男神,不過這種種的行為卻讓自家副隊長看不下去了。

  昨天晚上江波濤一臉沉重的拿了一個信封袋給周澤楷,周澤楷則回以一個疑問的表情,他知道這幾天他的確是讓江波濤擔心了,但是江波濤從來沒有用這麼沉重的表情看過他,這信封袋的東西是什麼可怕的東西嗎?

  「這是去H市的火車票。」江波濤嘆了一口氣,在和蘇沐橙通過電話之後,終於忍不住的在昨天幫周澤楷訂票了,他覺得與其讓周澤楷獨自在這一頭煩惱著葉修的問題,還不如直接和葉修面對面好好談個清楚。

  江波濤說,讓周澤楷不妨就打個直球,然後看葉修會不會接下這一球。

  周澤楷拿了票,在猶豫了一個晚上之後,終於還是簡單收了東西,踏上了往H市打直球旅程。

  他認真的想了很多,從最早之前喜歡葉修的時候就開始想,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葉修的,然後又是為了什麼而進入榮耀。

  他榮耀的起點是葉修,後來卻漸漸地真的喜歡打榮耀;再之後和葉修交往的時候,他非常的開心,他對葉修的愛慕葉修接受了,但是他卻無法滿足於現狀,因為總是他聯絡葉修,葉修從來沒有主動聯絡過他,就算是嘉世來到輪迴主場比賽,葉修也從來沒有主動找過他,每次每次都是他主動找葉修,漸漸的,他也覺得累了,他覺得葉修根本不喜歡他,只是看他年紀還小不忍心拒絕他所以才答應他的,所以他才主動提出分手的要求,就如他所想的,葉修根本沒考慮多久就答應了,這讓他失落很久,他一直以為有努力就會有回報,感情也是同樣的,但現實卻不是這樣的,這讓他感到挫折。

  他覺得也許自己是錯的,也許他對葉修根本就不是愛慕,只是崇拜而已,在葉修達到榮耀頂點的那瞬間,就只是喜愛那一瞬間,也許是自己弄錯了,周澤楷決定這樣想,這樣自己就不會這麼傷心了。

  然後他就一直往著榮耀頂點而去,進而成為大家熟知的槍王,榮耀第一槍。

  他以為這樣他就滿足了,而葉修在嘉世的狀況卻每況愈下,但是在葉修離開嘉世之後(而且還從葉秋變成了葉修),進而自己建立了興欣戰隊,他又看到了久違的葉修風采。

  從不公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葉修,那個他曾經非常熟悉的葉修,那個他曾經那麼喜歡過的葉修,然後周澤楷發現──原來他不是想要追求榮耀的頂點而已,也不是因為崇拜葉修才開始喜歡葉修,而是因為是葉修才喜歡葉修的。

  在贏得勝利的時候,葉修是最閃耀的,是最吸引他的閃耀星。

  就算過了這麼多年,他對葉修的感情卻依然不變。

  然後他現在就在這裡了,等著葉修的到來。

 

 

*CWT38順利結束了,剩餘的本子會在月見草寄賣,聽說大陸的同好也可以在那裡購買,後續網頁出來之後會再公布^^

 

 

评论(2)

热度(33)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