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喻葉】初見05

 

 

  黃少天去福利社買了午餐,邊咬著麵包手上還拿了一瓶牛奶,在回宿舍的時候,看見交誼廳裡喻文州正和一個女孩子在說話,後來那個女孩子交給喻文州一些東西後就離開了,要離開的時候那個女孩看到他的時候還愣了一下。

  「東西我已經拿給喻同學了,等等你們可以一起看。」然後就向黃少天點點頭就離開了。

  丈二摸不著頭腦的黃少天走過去喻文州那邊,順便拿了一個紙袋放在喻文州面前。

  「剛剛那誰?她說拿了東西給你,要我們一起看?」黃少天三兩口就把剛剛在吃的麵包給吃掉了,然後大口喝著牛奶。

  「這個。」喻文州將一份文件遞到他面前,「還記得昨天簽的那份文件嗎?剛剛那個是學生會的會計,來問問看我們的意願。」

  「……」黃少天先是想了一下,才想到昨天的事情,「我是無所謂啦不參加運動社團也沒有關係所以你真的要加入嗎?」

  「因為好像還蠻有趣的,反正我們也沒有想參加的社團,就先試試看,如果不喜歡離開也可以,剛剛那位學姊也說了,可以讓我們有三個月的考慮期。」喻文州拿起其中一份文件,慢慢詳細的閱讀上面的文字。

  

  隔天,喻文州和黃少天就加入學生會了,下午沒課的時候就一起去學生會辦公室報到了。

  「歡迎加入,這裡就是任勞任怨任學校剝削的學生會。」葉修剛說完就被上次黃少天看見的女孩子用資料夾打了頭。

  「說什麼呀你,說這種話是想讓新人提前離開是吧?」陳果用咬牙切齒的語氣說。

  「果果你們已經見過了,她是我們學生會的會計。」一旁看著陳果教訓葉修的蘇沐橙笑笑地跟喻文州他們介紹,「另外一位則是我們的會長,叫做葉修。」

  「會長?」黃少天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這個看起來懶散的人竟然會是會長人家不是說會長都是全年級最優秀最帥氣最有親和力的人嗎我才不信他是會長。」

  黃少天一口氣說完之後,就看見陳果一臉目瞪口呆的表情,蘇沐橙則是有點驚訝,葉修……則是看起來不太在乎的樣子(雖然黃少天的話有一半是在質疑他),喻文州則是一副稀鬆平常的樣子。

  「唔,少天講話……比較快。」喻文州比較委婉地替黃少天解釋,「聽習慣就好了,雖然剛開始聽的時候可能會有點喘不過氣來就是了。」

  「……這根本不是『比較快』而已吧?」陳果深吸了一口氣,剛剛乍聽之下還真的有點喘不過氣,「你講話都不用喘氣的嗎?」

  「他比較急性子,想說的話很多但時間太短,大致上就是這樣。」看黃少天還在要說些什麼,喻文州微微笑看著黃少天,「少天,我們先聽學姐介紹,好嗎?」

  喻文州這種表情通常代表著不容置疑,所以黃少天就立刻乖巧閉嘴了。

  看到黃少天明明就很想說話,但是卻在看喻文州的眼色,這件事讓陳果和蘇沐橙都覺得好玩,葉修則是聳聳肩表示不以為意。

  「……其實也沒什麼好介紹的,其他成員目前不在,改天碰到了再介紹就好了。」葉修坐在辦公椅上,「換你們自我介紹吧!……等等,你不用說了,讓另一位介紹你就好了。」看黃少天躍躍欲試想要發表言論,葉修直接拒絕讓黃少天有發言的機會。

  喻文州笑了出來,黃少天不滿的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卻讓喻文州給制止了,然後喻文州就簡單的介紹他自己和黃少天。

  「……不是會長?」陳果聽到他說曾經擔任過的職位有點驚訝,她以為按照喻文州的優秀程度應該是擔任學生會的重要職位比如會長,但是竟然只是副會長而已,這實在太讓人驚訝了。

  「是的,我那時候擔任的是副會長。」喻文州肯定的說,不過黃少天似乎對這件事不以為然,看起來就是很想補充什麼似的,但是礙於喻文州的眼色又不敢說。

  「我特准你發言,看你一副就是想八卦的樣子。」葉修用大發慈悲的表情拍拍黃少天的肩膀,「我猜大概不是這麼簡單吧?」

  「那是自然的文州這麼優惠怎麼可能只當個副會長那個白癡會長就只會指使文州做事明明就沒有能力還不願意退位……」看到喻文州微皺的眉頭,黃少天又繼續說:「我真的忍超久的文州你別阻止我你的能力大家都看在眼裡大家私底下根本就把你當成會長的──雖然你只掛副會長的頭銜。」

  「好的,聽完了感人肺腑的話之後,你有什麼想說呢?」葉修從來就不是獨裁者,所以話也需要聽兩邊,他問在一旁默默聽著的喻文州,「說說看吧!聽到你的朋友對你這麼推崇,你自己有什麼想法?」

  喻文州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苦笑了一下,「這個嘛,其實我也沒有他們說的這麼好,我也還有很多不足之處……」

  「很客套又官方的說法,我想聽的是實話。」葉修搖搖頭,「你是個有能力的人,我並不認為你被這樣對待也不會生氣,你說的並不是我想聽的,沒關係的,就算你說出真心話,我們也不會對你怎樣。」

  「……」喻文州微歪了歪頭,用十分無辜又正直的語氣說:「我剛剛說的都是實話,只是我話還沒說完,那個會長的確就像少天所說的是沒有擔當的人,但好歹在我做出錯誤的決定的時候,有個人可以擋在我面前,為我做的事情負責任--畢竟,最後下決定蓋章的人可是他,所以該負責的人,可不是我,當然都是些小事情,我是很有分寸的。」

  任誰看到喻文州都只會想到誠懇有禮的模範生,有誰會猜到他會刻意做

  「沒想到你這麼黑啊,學弟。」葉修聽出了喻文州的話外之意,微勾起嘴角,「想必你不小心做錯過幾個決定吧?」

  喻文州用微笑作為回答,葉修也笑笑地看著他。

  「歡迎你們加入學生會,希望我們相處愉快。」

 

 

评论

热度(18)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