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喻葉】初見06

  「文州啊……剛剛他的意思是你曾經黑過之前那個會長嗎?」黃少天慢了一拍才明白剛剛葉修說了什麼。

  「啊,嗯,大致上是這樣,不過那些都是不傷大雅的小事情,只會讓他被幾位主任和校長念一下而已。」喻文州笑笑的回答:「就像你說的,他這麼剝削我,我像是會吃虧的的人嗎?」

  「是不像啦……」黃少天嘟嚷著說:「文州你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這麼好玩給人添堵的事怎麼可以少了我一個。」

  「你那時候又不是學生會的成員,要怎麼給他添堵。」喻文州不以為意的說:「而且這種事並不適合少天呢!」

 

  然後喻文州和黃少天迎來了加入學生會第一個重大的活動──校慶。

  「嗯?那個聒噪鬼呢?」葉修轉動著簽公文的筆,突然覺得整個學生會辦公室好安靜,抬頭只看見喻文州在整理資料,「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班上有活動,少天一向喜歡熱鬧,所以就去了。」喻文州頭也不抬的回答葉修的問題,「我對運動類的比較不在行。」對於自己不在行的,喻文州也勇於承認,並不像有的人對自己的弱點隱藏起來。

  「你和黃少天簡直就是對比。」葉修托著下巴,「真好奇你們怎麼會成為好友的。」

  「其實少天人很好的。」喻文州看葉修搖搖頭,只好補充,「好吧,可能有的時候是有點吵雜,不過當你了解他之後,你就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

  「人是真的不錯,但是……能安靜點就更好。」葉修微微笑著說。

  喻文州聽到也不自禁的微笑,「呵,不過那就不是少天了。」

  就在這時候從辦公室外頭傳來大聲的走路聲,葉修微微聳聳肩。

  「一聽聲音就知道是我們剛剛在談論的對象。」葉修假意失落的嘆了一口氣,「……又要不得安寧了。」

  果不其然,匆忙打開門跑進來的不是黃少天還能是誰,他興沖沖地跑到了喻文州面前遞給他一樣東西。

  「你看你看文州我們班贏了比賽這是獎牌因為你沒參加所以我幫你拿來了──」黃少天也不等喻文州反應過來就想把獎牌給套在喻文州頭上,不過卻沒能好好套上,反而纏在喻文州脖子上,黃少天越著急救月沒能套好,眼看著喻文州脖子上的繩子越來越緊……

  「你這是謀殺吧?」葉修終於看不下去,走過來替喻文州解開束縛,黃少天一臉不甘心站在旁邊。

  「謝謝。」喻文州這句話不曉得是對黃少天說的還是葉修,是謝黃少天替他拿來獎牌,還是葉修拯救了他一條命。

 

  「沐橙,妳不覺得葉修變了嗎?」在某一天下午,陳果忽然有感而發地和蘇沐橙這麼說。

  正在愉快看著小說的蘇沐橙聞言抬起頭來,歪了歪頭,「嗯?怎麼了嗎?」

  「也沒什麼,只是一種感覺而已。」陳果也說不上來那種感覺到底是什麼,「總之妳不覺得葉修變得比較……該說是合群嗎?」

  乍看之下,葉修好像很隨和,但其實他並不輕易地相信別人,對於內線和外線的區別是很明顯的,對外人隨和也可以說保持距離,真正隨和的話就像他對蘇沐橙有求必應一般,不過……陳果看向正在和喻文州討論事情的葉修,到底……這算是內線還是外線啊?

  「……我覺得這樣安排的話,動線大致上是沒有問題的,除非有突發狀況,可以想一想會有什麼突發狀況,然後來模擬一下。」喻文州在筆記本上寫了幾點註記,葉修點點頭表示贊同。

  「嗯,自從你來了之後,我的工作減輕了不少。」葉修向後伸了一個懶腰,「真是不錯的後輩。」

  「是前輩稱讚了。」喻文州笑笑的把資料收起來,然後從一旁的保溫杯倒了杯茶遞給葉修,「喝茶嗎?」

  「哎呀呀,你看看,這麼貼心的後輩哪裡找啊?」葉修看向陳果,卻沒有接過喻文州的茶,喻文州也沒有在意,反而將那杯茶放在葉修面前,「剛才和沐橙說我什麼壞話呢?我聽到我的名字了。」

  「沒有,誰講你壞話。」陳果不顧形象的白了他一眼,「是說你好話呢!」

  「是嗎?」葉修拿起一旁蘇沐橙的零食,毫不愧疚的開始吃,「總之,剩下的就交給你去確認了,你可以和黃少天去跑腿。」

  「嗯,好的,這些細節我明天會去確認。」喻文州拿出了手機,「我想我應該要走了,我等一下還有課。」

  「第七第八節課耶,大一的課都這麼滿嗎?」陳果不可置信的樣子。

  「果果,我們以前課也很滿的,只是今年開始很多必修都不用上課了。」蘇沐橙笑嘻嘻地說:「快去上課吧!」

  喻文州出去之後,蘇沐橙馬上湊近葉修,「看來你對這小學弟還挺滿意。」

  「這得看你怎麼定義『滿意』這兩個字。」葉修一邊咬著魷魚絲,涼涼的說。

  「滿意,不就是覺得很不錯的意思嗎?」陳果不明白所謂的『滿意』除了很不錯之外,還會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嘖嘖,這妳就太淺了。」葉修搖搖頭,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明明看起來就像是謫仙般的風範,但陳果看了只想打他──當然,下一秒鐘她做了,而蘇沐橙只是笑呵呵地在旁邊看。

  「剛剛果果說了,你對喻學弟……有一點點點特別。」蘇沐橙笑笑地說,然後引起葉修挑挑眉。

  「哪裡特別了,我怎麼自己都不知道。」葉修重新坐回會長的大辦公椅上,問著在一邊的陳果。

  「就……」陳果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感覺而已,就不一樣。」

  「雖然只是個剛入社團的學弟,但意外地你蠻信任他的。」看到葉修明顯不這樣覺得的眼神,蘇沐橙聳聳肩說:「雖然你不相信,但你基本上交給他蠻多工作的--雖然大部分那都是你的工作,推給別人做真的不是件好事我說真的。」

  「能者多勞,既然有用就必須用,這是我一貫抱持的信念,而且,不過只是讓他跑跑腿,應該也還好吧?」葉修歪了歪頭,完全不覺得自己做錯什麼事情。

  「總之,就讓我們走著瞧吧!」看葉修一臉坦誠模樣,蘇沐橙卻也沒完全相信,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不遠處,被談論的喻學弟文州,打了一個冷顫,以為是自己衣服穿太少冷著了。

评论

热度(20)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