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喻葉】初見09

 

※※※

 

  「怎麼可能不會生氣啊?」黃少天用驚恐的語氣說著,就好像他剛剛聽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話一樣,並且,真的是帶著驚恐。

  「這麼說的話,你有看過喻學弟生氣的樣子囉?」蘇沐橙好奇的問,這個消息實在是太勁爆了,話說她也好想看看喔!

  「這是當然的啊,我和文州認識這麼久了,怎麼可能沒看過他發脾氣……」黃少天正講得開心的時候,一個激靈他回過神來,「等等,妳問這個幹嗎?」

  (哎呀,被發現了。)蘇沐橙略感遺憾地在心裡想著,不過表面上仍微微笑著說:「沒什麼,只是有點好奇而已,剛好葉修也想知道。」

  葉修就正坐在旁邊,正皺著眉看隨手從蘇沐橙那裡拿來的愛情小說,聽到蘇沐橙cue他,抬起頭來看著黃少天點點頭,算是附和蘇沐橙的話。

  「……」黃少天看起來有點糾結,他覺得這樣在好友背後說他的八卦好像不是什麼好事。

  「我們又不是要你說喻學弟的壞話,只是我們有點好奇喻學弟以前的樣子,我想身為喻學弟最要好的朋友,你一定知道的巨細靡遺。」蘇沐橙不著痕跡吹捧黃少天,在一旁聽著的葉修不禁微笑,蘇沐橙的說話技巧不知不覺地變得很好──瞧,黃少天那個一直線的傢伙不就上鉤了。

  「那是自然,我和文州可是從國中就認識到現在的好交情,我們都已經說好未來如果結婚的話要當彼此的伴郎。」在黃少天說到『伴郎』的時候,葉修微微挑了挑眉,但由於很快的他就恢復平靜的表情,所以完全沒有被發現。

  「所以,說說看,在你眼中喻學弟是個什麼樣的人?」陳果在一旁敲邊鼓,遞了餅乾和飲料給黃少天。

  「文州嘛,他真的是個好人,脾氣也好,功課也好──我媽常說要是能將我和他換一下就好了,這是題外話──總之,反正他是個好人,當然前提是沒惹到他。」黃少天像是回憶的說:「之前不是說了,高中的時候文州那時候是副會長,學生會長就是個渣,只會說漂亮話,以為長了個好看臉孔就可以為所欲為,本來啦文州是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忍耐他的,但是那次那個白痴會長真的踩到了他的大雷。」黃少天的表情很明顯的那是件可怕的事情,可是這讓蘇沐橙和陳果更加有興趣了。

  「哦哦,到底是什麼大雷啊?」蘇沐橙一邊吃著巧克力餅乾邊問。

  「文州本身很優秀,但是又很謙遜,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所以常常會引起某些人的忌妒,比方說那個白痴會長。」黃少天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儘管別人說他很好、是模範生,但文州其實不太在意那些虛名,比起那些,他更重視的是,情感上的事物。」

  「那個你口中的白痴會長中傷了喻文州?」葉修總算把目光放在黃少天上面,「他應該沒有白痴到做那種白痴都看得出來的無聊事情吧?」

  「--當然不是.雖然他很白痴沒錯,但是他沒做這麼白痴的事情。」聽到這裡,蘇沐橙和陳果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黃少天接下來說的話讓她們驚訝的連手上的餅乾都掉了,「他知道中傷文州並不是個理智的行為,而且成功率太低,所以他中傷的是我。」

  「哇嗚,真的是一個行為低級的會長耶,你可以放心,葉修是絕對不會中傷你的。」陳果一臉憤慨,然後替葉修做保證,「如果他真的這麼做的話,我會替你扁他。」

  「是是是,我當然不會做那種事,簡直無聊透頂。」葉修擺擺手,「你的確是一個很好下手的目標,比起處處完美的喻文州來說,熱血少年是比較好著手的。」

  「……」黃少天很想反駁什麼,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能反駁什麼,然後他就放棄了,「反正,因為剛好那時候籃球社出了一些問題,他就提出要廢社什麼的,我當然就去跟他吵啦!文州在一旁當和事佬,詳細說了什麼我也不大記得了,反正就是一些不好聽的話,有關於我的,也有影射文州的,我當然聽了更火大,差點就衝上去打他了,最後是文州阻止了我。」

  「他當然得阻止你了,打架可不是什麼好紀錄。」葉修涼涼的說:「那最後?他生氣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文州臉色這麼冷淡,他和會長吵架了,說是吵架,也只是那個會長單方面在怒罵而已,文州在聽完之後,只是淡淡地講了幾句話,然後那個會長就閉嘴了。」

  「學弟到底說了什麼,讓那個會長馬上閉嘴。」蘇沐橙著急的想要知道故事的結果。

  「『我最討厭人家找我朋友麻煩,如果你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我可不敢保證你挪用公款的事情,我會不會一個不小心說出口。』我記得我是這樣說的。」一個不應該出現在此時的聲音,讓陳果和蘇沐橙還有黃少天都嚇了一跳。

  大家驚訝之餘,喻文州聳聳肩表示:「我剛剛有敲門,只是你們好像沒有注意到。」

  「啊啊,我想學弟你不會介意吧?」葉修打著圓場,「大家只是太好奇你的事情了。」

  「不,我不會在意。」喻文州笑笑的說:「畢竟那一次我也是印象深刻呢!」

  黃少天一副被踩到尾巴的貓咪的樣子看著喻文州,後者也只是笑笑的看著他,但是卻讓黃少天神經繃得緊緊的。

  「……我、我忽然想到,我等一下好像還有課要上……」黃少天用虛弱的語氣說。

  「是嗎?那麼快去上課吧!」蘇沐橙看出來黃少天擔心喻文州生氣,所以貼心的讓黃少天快出去。

  「是啊,少天你是有課,而且是和我一起上的課。」

  嗚嗚,笑容可掬的喻文州好可怕。然後心驚膽跳的黃少天就被喻文州給拎出去了。

  「這麼看起來的話,喻學弟還蠻重視友情的。」蘇沐橙笑笑地說。

  「我以為你會說他很重視黃少天。」葉修無聊的又拿起了剛剛沒看完的小說繼續看。

  「這個嘛,我非常肯定他和黃少天只是朋友而已。」蘇沐橙歪了歪頭。

  「哦?」葉修淡淡地回應,「這麼肯定?」

  「非常肯定。」

 

评论

热度(17)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