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Nightmare 02(Harry/Eggsy)

 

  在Roxy把Eggsy帶出去之後,Merlin平淡的坐下繼續敲著平板,就好像在等著什麼一樣。

  「……他好像瘦了不少。」突然不曉得從哪裡的擴音器發出聲音。

  「嗯,三公斤,前兩個禮拜測的,這個禮拜大概會變成五公斤。」Merlin面色不改地說,假裝沒聽到從擴音器那頭傳來似乎筆被硬生生折斷的聲音,「只要他再不定時吃飯和睡覺的話。」

  「你們就不會勸勸他?」那個聲音的語氣聽起來有些冷硬,不過Merlin知道那是他在壓抑他的情緒。

  「不令人意外的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症狀,想想也是,畢竟他親眼目睹了『那樣的畫面』。」Merlin從平板內調了了一些資料出來,然後傳送,「基本上噩夢、失眠是必備的,所幸醫療部給的心理評估並不是太過嚴重,所以才能同意讓他繼承Galahad這個位置,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擴音器那頭一片沉默。

  「因為症狀並不是很嚴重,所以前陣子我刻意排了他許多任務,用意是希望他能夠稍稍忘卻那件事情,不過成效不大,雖然任務進行的相當順利,不過偶爾的閃神、不小心已經讓我的馬克杯庫存受到威脅,所以這幾個禮拜我打算讓Eggsy休息。」

  「……」擴音器那頭還是沉默。

  「不過我卻有點擔心呢!你知道的,人一旦閒下來之後,就會胡思亂想、想東想西的,我想依Eggsy的狀況,他大概想到的也不會是什麼很好的事情,畢竟那孩子從以前就過著坎坷的日子。」Merlin開始危言聳聽,反正說說又不用錢,而且這也不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對了,你知道嗎?他現在可是住在他的前.推薦人的房子裡,想來可以睹物思人的東西還真不少。」

  「……」幾乎可以聽到咬牙切齒的聲音,「讓他在總部出內勤工作。」

  差不多已經到底線了,Merlin也非常識相的最後點了點平板,「我會再讓Morgan為Eggsy做一次全面性的檢查,包括身心──當然,在總部內的話他一定能夠定時吃飯,我會隨時監控他。」

 

※※※

  Eggsy正食不知味的咬著叉子,看到Roxy不贊同的眼神,Eggsy連忙把叉子放下。

  「吃飯的時候就要專心吃飯。」Roxy仔細的切著牛排,「紳士必須具備禮儀,這是最基本的,難不成……」Harry沒有教你嗎?Roxy本來就要脫口而出了,不過發現這好像是不能說的話,只好假裝自然的歪了歪頭,「你出任務的時候也這樣嗎?」

  「當然不,我的用餐禮儀可是堪比皇室成員的,受到嚴格嚴厲的訓練。」其實是因為Eggsy很久沒吃東西了,看到滿滿桌子的食物一時之間有點無法接受,正用非常緩慢的速度進食中。

  「吃吃看這個明蝦,這個可是主廚的私人料理,我特地讓他做的。」Roxy推薦的說,然後用非常巧妙的手法就支解了自己盤子上的明蝦。

  「你竟然認識這裡的主廚嗎?」剛剛確實是有一位滿口法文的主廚出來跟他們說了話,請原諒他法語還在初學者階段,所以那個主廚到底說了什麼他也不是聽得很清楚,只是帶著會意的笑容看著他和Roxy,那個笑容怎麼看怎麼詭異,「剛剛那個主廚到底說了什麼,還有妳說起法文還蠻好聽的。」

  但是,他曾經聽過更加好聽的。

  「……回神喔!」Roxy舉起手在Eggsy揮呀揮,「桌上的、屬於你的那一半的食物,必須得全部吃完。」Roxy的眼睛上下掃描了Eggsy,「嘖嘖,都瘦成皮包骨了。」

  「是不是有這麼誇張?」Eggsy看著放置在屬於他桌面上的食物,「我怎麼可能吃得完。」

  「我們一點也不趕時間,你可以慢慢吃,下午我已經和Merlin請好假了。」Roxy笑笑的說:「記得,要細嚼慢嚥。」

  Eggsy覺得Roxy一定是在報復他前幾天說她好像胖了一點。

  當Eggsy正看著滿桌的食物胃有點疼的時候,Eggsy抬起頭來的時候就看見Roxy用擔憂的眼神看著他,「怎麼了嗎?」

  Roxy先是搖了搖頭,但是還是沒能忍住,「Eggsy,你有什麼想跟我談談的嗎?什麼都行。」

  「嗯?」Eggsy不解地看著Roxy,「要說什麼?……噢,對了,其實兩個禮拜出任務前,我吃掉了妳放在冰箱的布丁,Merlin後來告訴我那是限量商品,對不起喔!我改天再幫妳買。」

  「原來那是你吃掉的,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排了三個小時才買到的。」Roxy假裝生氣的說:「好吧,這件事情就算了,我是說,你還有沒有其他想跟我說的,什麼都行,我有時間聽。」

  Eggsy認真地看著Roxy,然後Roxy用更認真的眼神看著他,於是Eggsy只好認真的想了想。

  「……Merlin告訴妳那個愛馬仕包包其實是我弄壞的事情了嗎?」Eggsy小心翼翼的說,他本來是想存錢再買一個包包向Roxy賠罪的,但是那個包包實在太貴了,他到現在都還沒存夠錢。

  「……原來那個也是你。」Roxy皮笑肉不笑的看著Eggsy,「那個也沒關係,我已經又收到了新的包包。」

  「哦,那……」Eggsy慢條斯理的插起明蝦上的肉,「我真的想不起來還有什麼要說的。」

  看著用標準禮儀用餐的Eggsy,Roxy忽然有種悲傷的感覺,但如果Eggsy不主動說的話,她也沒辦法說些什麼,而她也不願意去逼迫他。

  「……是嗎?那也沒關係,等你想到要跟我說的時候,再跟我說就好了。」Roxy笑笑的,盡量保持自然的表情,「我一直在這裡。」

  到現在,她都還是沒能幫上忙。

 

评论

热度(54)

  1. 吃货懒懒澜永恆 ‧ 夢迴 转载了此文字
©永恆 ‧ 夢迴 / Powered by LOFTER